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原创】师徒纪事01-03

* 逗比装逼美攻X人妻忠犬受
* 基本对话体,不走剧情流,纯粹欢脱风
* 勿站错西皮,美攻强受

01 养成
逗比师傅白瑾宁捡到人妻徒弟白黑的过程可谓是十足俗套兼狗血,符合一般耽美攻受相遇的规律。但是,其中有个小意外,白黑带了个拖油瓶——据说是某某山庄的某某公子,长得貌美如花闭月羞花,不过比起白瑾宁还差一点(白瑾宁:哼唧——得意脸。) 因为被某某魔教教主看上不惜血洗山庄要将其抢到手(只能说恋童的教主大人实在太重口了,不过耽美小说从不缺重口╮(╯_╰)╭),身为暗卫的白黑排除万难偶然(?)带着公子逃到白瑾宁隐居的一座山,再命中注定(?)地遇上了白瑾宁。

话说白瑾宁实在看不出尽管长得比同龄人壮但实际不过12岁的小孩子做暗卫顶个屁用。 那天,白黑跪在地上恳求白瑾宁救助昏迷的公子,一旁手紧紧按住剑柄大有你不答应我跟你死拼的架势。

白瑾宁冷着一张美脸,对白黑和他家公子擅闯他隐居地打搅他平静生活分外不爽,与一身青衫 清雅飘逸令人亲切的气质截然不同,他说:“尔等擅闯吾之住所,吾为何要救你们?”

白黑:“请救我家主子,在下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瑾宁暗暗翻白眼,努力保持自己面瘫表情,营造深不可测的大侠风范,“吾要汝做这些为甚?且速速离去!”

白黑再坚持:“在下做什么都可以!”

小屁孩一副老成的样子太不可爱了!白瑾宁吐槽,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作状思考一会,问:“汝可会做饭?”

白黑:“……会。”一点。

白瑾宁:“好吧,跟吾来。”

白黑⊙_⊙,不敢相信这样就搞定了。

02 后悔
看着焦黑的米饭,白瑾宁的面瘫脸更冷了,完全没有大人的直觉痛斥12岁的小白黑:“你个骗子!”

恩人终于正常说话白黑松了口气,硬着头皮道:“确实……会的。”只是知道做的方法没有实践过罢了。

“ 引狼入室 ”的白瑾宁:“汝在心虚。”

白黑转身进入厨房:“我……我重做。”在白瑾宁的要求下白黑不再一口一个“在下”了。

白瑾宁很后悔,要不是缺个厨师装饰他完美(?)的隐居生活,真想把这两个麻烦扔掉。

03 拜师
公子修养了几天已经好多了,看在白黑厨艺还算过得去的份上白瑾宁答应再收留一段时间。

可为毛他隐隐有一种再也甩不掉的错觉呢?

白瑾宁每天早晨都有练剑的习惯,据说这是人间的翩翩大侠都会做的。

照例舞完剑,收获到白黑惊艳羡慕的崇拜(大雾)的目光,白瑾宁很满意,觉得心里暖暖涨涨的,其实吧,就是骄傲+虚荣心爆棚罢了。

被愉快冲昏头的他很高冷地问道:“小子,汝要学么?”

白黑很高兴,就要点头又不敢直接表现出来,一直以来的暗卫生活让他习惯将情绪掩藏。只用略带期盼的目光继续盯着白瑾宁。

白瑾宁= =:“汝要是不要?”

白黑迟疑地点下头:“恩人请受徒儿一拜。”然后跪下磕头,那个响亮。

武功学成,他就可以带着主子报仇了。

多年洗脑让白黑习惯性地忠心自己的主子。

白瑾宁吓了一跳,接着想到,貌似人间教别人东西就可以称为师傅,很了不起的样子?于是故作深沉地点头:“徒儿请起。”

白黑应是站起,偷偷觑了一眼新鲜出炉的师傅,不解:怎么恩人突然被浓浓的优越感包围?  

TBC

评论

热度(27)

  1. 天国的邮箱君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