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原创】师徒纪事 09

09 生病
白黑和公子理所应当地住了下来,尽管当初说住一段时间就离开,但谁也没说一段时间是多久不是?

白黑和白瑾宁都选择性地遗忘了。

为了传承家族武学和报仇雪恨,公子也开始认真练武了。所幸根骨不错,即便迟了些,进步还是有的,更何况还有个白瑾宁在。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年末。

山上比之山下不知冷了多少,白瑾宁却好似不畏寒,大冬天也穿着夏季的单薄衣衫。

直到白黑病倒了白瑾宁才意识到保暖的重要性。

站在床边,白瑾宁面色冷凝,一边的公子哭得凄惨:“呜……小黑把衣服都给我穿了……都是我的错呜呜……”

白瑾宁摸摸白黑的额头,十分滚烫,再听公子的自责,只觉十分烦躁,呵斥了一声“闭嘴”就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以为被抛弃的公子看看门口,再看看床上昏迷不醒的白黑,哭得更凶了,哆哆嗦嗦地抱住白黑想要降温。

幸好白瑾宁很快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两件棉袄。

命令公子出去,白瑾宁回头看向白黑,沉默了会,抬起手,只见素手竟带着微微的光芒,抚上白黑额头,微光没入,不一会便可发现白黑体温恢复正常,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也逐渐褪去。

慢慢恢复意识的白黑睁开眼睛,就看到师傅大人的万年冰块脸,抖了一下:“师傅?”

白瑾宁冷哼,将棉袄扔到白黑身上:“穿上。”

白黑记起自己生病,现下却无大碍,想来是师傅的帮忙,不由又是感激又是愧疚:“谢谢师傅,给师傅添麻烦了。”

白瑾宁:“往后注意些便是。”接着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散发着温度的食盒,搁在床上,拉长着一张脸走了。

自此一事,白黑愈发勤加练功,强健身体。

公子亦是如此。


评论(5)

热度(16)

  1. 天国的邮箱君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