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原创】师徒纪事 12

12  意外
时值盛夏,山上虽说比山下凉快些,但该热还是会热的。

以往山庄为了避暑,都会从北方运冰过来,因此优渥惯了的公子十分不能耐暑,自从发现半山腰有一片清澈的湖泊便心痒痒地要去爽快一下。

奈何白黑生怕不怎么熟悉水性的公子溺水,任凭公子如何撒娇哀求,都以“生命安全”为由阻止了。

实在受不了的公子有几次偷偷地跑去游泳了,自以为隐藏地很好的公子某次回去后却发现白黑一动不动跪在屋前,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起来,只说了一句“未能护卫在主子身侧是属下失职,属下该罚。”

弄得公子憋闷又愧疚,红了眼眶也未能使白黑起来,百般无奈下只好取来屋里的油伞撑着陪在白黑身边。

到最后真正受罚的是谁也说不定呢。

从山下购买物资回来的白瑾宁见此情景白玉无暇般的脸都隐隐泛黑,深知白黑性子的他也无计可施,只拿着一双冰箭般的凤眼看了公子一会,看得公子背部直冒寒气。

直到日落西山,白瑾宁终是坐不住了,瘫着脸来到白黑身边,道:“尔是要饿死为师么?”

公子也见机摆出一副饿惨了的样子,可怜兮兮地央求白黑去做饭。

“是。”白黑竟然没有异议地起来了。

等到晚膳做好后,白黑却以惩罚为由坚决不吃饭,仍旧跑去屋前跪着。

白瑾宁和公子:……

当晚,公子在白瑾宁冰冷又充满威胁的目光下,无可奈何写了一份“检讨书”,诚恳地递给白黑。

白黑:“主子这是何意?”

公子殷切地眨着水汪汪的美目:“小黑,我发誓,我再也不偷偷去湖边了……”有了白瑾宁,还用怕热?

白黑摇头,“这本是属下失职。”

公子一咬牙,壮士扼腕:“若我再犯,我抄十遍家规!”

白黑沉默了会,叹口气道:“让主子有意再次冒险,属下实是无能。”

简直就是长跪不起的架势……

叫你嘴贱!公子默泪,豁出去了:“我立马抄家规十遍,往后谨言慎行……”

白黑欣慰地点头:“主子能有此觉悟,属下总算不负庄主及夫人所托。”

听到白黑稍微松动的口气,公子总算松了口气。

然后在白黑炯亮的黑眸中默默地去抄家规……

感受到自家影卫不可小觑的公子以后真不敢再偷偷溜去游泳,甚至长大后在完全有自保能力下也因为这儿时的阴影也不敢贸然做对性命有威胁的事情,征得白黑同意方才敢肆意。

白瑾宁对此一直颇为鄙视。

但公子表示白瑾宁跟自己相比完全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评论

热度(17)

  1. 天国的邮箱君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