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原创】师徒纪事 14

14  顺毛
白黑打算重新做晚饭,虽然不知道哪里招惹了师傅大人。

白瑾宁按住了白黑收拾碗筷的手,接受到徒儿疑惑的目光,又状若从容地别开视线,“不必了,吾不饿。”

白黑摇头,“我做的不好,才让师傅没胃口,应该重做。”

徒弟执着得让白瑾宁懊恼气结,只得死死按着白黑的手背不让他动作。

就这么僵持着。

良久,白黑从怀里取出一条纯白银丝绣边的发带,递给白瑾宁。

白瑾宁莫名其妙,“做甚?”

似在酝酿措辞,过了一会白黑看了看白瑾宁披肩的柔软青丝,慢吞吞地说:“天气炎热,徒儿自作主张给师傅买了这个。”

闻言,白瑾宁嘴角不由自主上扬,察觉后又矜持地压下,清了清嗓子,确认不会透露出一丁点笑意才道:“每日打理甚是麻烦。”

却口不对心生怕对方反悔似的快速取过发带,纤白的指尖若有若无地摩挲着发带上的纹路。

白黑绷直的嘴角不再掩饰露出一抹浅笑,温言道:“交给徒儿便好。”
白瑾宁很隐晦地传达给白黑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优雅从容地将发带放入怀中,努力维持师傅的威严:“这些汝收拾了便是,无需重做,早些歇息吧。”
于是闹别扭的师傅大人被意外简单地顺毛了?
白黑偷偷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白黑乖乖履行自己的承诺给师傅大人用发带将一头柔顺的青丝打理得漂漂亮亮,师傅大人很高兴,多摸了徒儿的头两下,取下床头挂着的宝剑,美其名曰指导练功,实质炫耀去了。
可是风度翩翩的师傅大人看到屋前早早开始练功的公子用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发带的时候,清雅完美的俊脸微微扭曲了一下。
白黑看着停步不前的师傅大人,很是疑惑:”师傅?“
白瑾宁忍了忍,没忍住,用莫名其妙委屈的眼神睨了白黑一眼,丢下”骗子“两字就拂袖而去。
至此以后,白瑾宁说什么也不肯再用那条发带,怨气缠绕的脸直到迟钝了很久才领悟到的白黑将另一条不同的发带送给师傅大人之后,才稍霁。

评论(5)

热度(12)

  1. 天国的邮箱君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