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师徒纪事 15

15 离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间白黑和公子就长大成人。

仍是盛夏时节。

白黑从湖边捉了鱼回来,阳光照在热汗遍布的深色肌肤上,如流动的蜂蜜。
长大的公子没有辜负他的好模子,成为一名翩翩优雅的美公子,偷偷摸摸擦掉口水,再万分羡慕嫉妒地扫(shi)视(jian)了白黑强壮结实的身材,公子淡淡然切换成风度翩翩状态,正经道:“师傅已经回来了……真的要今天说么?”
白黑点头,幽黑的眸底闪过一抹浓烈的不舍,却又极快速地掩去,绕过公子准备午饭去了。

公子却将白黑的不舍尽收眼底,几次的劝说已让他深刻体会到白黑的固执,只能无奈叹息。终归还是连累了白黑……

今日的午膳特别丰盛,绕是一向不怎么注意吃食的白瑾宁也觉出不对劲来。
果然,待到午食休矣,白黑才缓缓道出:“承蒙师傅善心,收留我和主子这么久,现下我们已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也不便……继续叨扰了。”
此话一出,瞬间还有些燥热的屋子里顿时凉意瘆人。
白黑面色如常,很坚定地看着白瑾宁,完全就是一副“我走定了不用挽留我了咱们缘分已尽是时候说再见没得挽回”的样子。
公子:……你就不能婉转点么。
又是好一阵沉默,白瑾宁开口了,尽管语气一如往常平淡无波冷冷清清,还是能感受到恐怖的怒气,“即是如此,尔等便离去罢。”
“……谢师傅成全。我们稍后便离开……祝愿师傅万安。”白黑既松了口气又有种难言的失落,他垂下视线小心掩住不小心泄露的情绪,照旧收拾碗筷。
白瑾宁起身离去,擦过公子身边时意味不明地看了公子一眼。于是公子苦着一张脸纠结万分地跟出去了。
16 无措
公子磨磨蹭蹭地收拾行李,可是再磨蹭也会有收拾完的时候,顶着白瑾宁“你收拾那么快做甚”的恶意目光,头皮发麻地率先往山底方向走去。
白黑深深看了眼面无表情站在屋门口的白瑾宁,低低说了句“请师傅好好照顾自己”就默默跟在了公子后面。
走了不过十米,白瑾宁淡漠的声音响起来了:“汝出去行事务必正直良善,莫要毁了吾的名声。打赢了,方可报上吾之名号,若是输了,切莫提吾……汝下山可要想清楚了。”
公子囧:想挽留人家就直说呀,别别扭扭我都着急!还有可不可以别拿杀人的目光瞪着我,虽然看不到但可以感受到啊!!
白黑回头,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师傅的教诲,白黑一定谨记,请师傅放心。”然后转头示意公子可以继续前行。
所以说半天你还是要走是吧! 白瑾宁咬牙切齿,怒气渐渐在黑眸叠加。
可惜白黑再也没有回头,甚至施展轻功快速离去。
于是白黑也没有看到,身后他们共同生活了七年的小木屋,瞬间崩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