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论如何让金主爽翻天 02

※ 开车失败的一章,唉

02 你当吃肉肠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被包养者,李尉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金主,所谓知己知彼,才能建立良好和谐可持续发展的包养关系。

刚好从梁哥那里回来后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李尉就打开电脑,点开网页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乔云清的名字,想看看他有什么喜好,希望别是那种有特殊癖好的,不然他再皮糙肉厚也无法接受。

不得不说乔云清还真是滴水不漏,干净得很,搜索出来的界面里有用的信息寥寥无几,唯一称得上绯闻的也就是某女星半夜爬上乔云清的床最后被轰出去的娱乐新闻,而且也是一年前的事了,这不过也说明了乔云清的确够“洁身自好”,剩余的新闻无非都是说他多么热爱工作,十足的工作狂,甚至可以一周都待在公司只为弄好系列电影企划案云云。

浏览了不到十五分钟,李尉就索然无味地关了电脑,这些内容不管真假,反正对他来说是屁用都没有。

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呆了一会,李尉突然想起来经纪人说的自己去跟乔云清联系,可具体是怎么个沟通法,他一点头绪都没有,感觉怎么说怎么尴尬……

但明晚就要上岗了,总得交洽一下比较好?

从口袋里摸出乔云清的个人名片,想到现在是上班时间,李尉寻思着发个信息就好了。

说干就干,他掏出手机开始编辑起短信内容来。

——乔总您好,我是李尉,明晚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呢?

删删改改只剩下这么一句话,李尉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表达方式了,也就抱着随便吧就这样的想法按了发送,然后顺便保存了乔云清的手机号码。

看了看时间快到十一点了,没吃早餐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李尉随手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换上一双运动鞋就准备去楼下的快餐店解决午饭,填填寂寞的五脏庙。

等他磨蹭着回到公寓拿起手机一看,就被五六个未接电话吓了一跳,都是来自乔云清的。

就在犹豫着要不要回拨过去,对方恰巧又打了过来,李尉接通了电话——

“……您好?”

“李尉是吧?”对方公事公办的态度问了一句,声音还挺好听的。

“嗯是的,乔总不好意思哈刚刚我去……”李尉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明晚九点雅辉花苑E座,在门口报我的名字就行,记得准时来。”乔云清抛下一句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李尉瞪着手机目瞪口呆,这乔云清,果然不愧是雷厉风行的大老板啊,连约个炮都这么果决速度,佩服!

之后李尉简单地跟梁哥说明了一下情况,而梁哥完全就是甩手掌柜的样子让他好好干,也对,最近听说公司签了一位在网络上特别火的小鲜肉,想来也是没空搭理他这个钱途渺茫的小明星了。

到了晚上,李尉特意把浑身洗得干干净净,来到了乔云清通知的地点。

雅辉花苑是在市郊的一片独立别墅住宅区,李尉按照乔云清的要求跟门卫报上乔云清的名字,想来乔总裁早对门卫吩咐过了,因此李尉登记了一下身份证就很顺利地通过了。

循着路标找到了E座,本来还心湖平静的李尉突然就感到一丝紧张,他无意识地捏了捏有些发麻的手指,按下了门铃。

也就响了那么一次,典雅素白的大门就由内打开了,乔云清带着沉静古典气息的优美脸庞十足冲击着李尉的视觉。

李尉干巴巴地说了一句“你好,乔总。”

跟清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气质不同,乔云清的声音甚至称得上温软,他丢下一句“进来”就转头往里走了。

这炮打得,不亏。李尉暗想。

明亮的客厅,乔云清在浅色布艺沙发的正中位置坐下,李尉跟着也打算坐下,却被对方抛出的一句“我有让你坐吗?”给弄得当场僵住。

“把衣服脱了。”乔云清说得理所当然。

李尉愣了愣,默念了一句金主的话就是圣旨,垂下眼睫盯着地板,状若从容地脱起衣服来。

当下正值酷夏,不到一分钟李尉就将自己脱了个干净,让肌肉饱满线条流畅的麦色肌肤呈现在男人面前。

李尉能感受到男人的视线犹如挑拣货物一样细细地擦过全身,这让他在清凉的客厅中渐渐燥热起来。

为了缓解愈加浓厚的紧张感,李尉不知怎的脑子一抽,抬头问了一句:“乔总满意不?”

乔云清的眼神依旧古井无波,他没有回答李尉,只是说:“转身。”

李尉依言转了身,从后脑勺到脚背也经受了一遍跟正面如出一撤的检查,只是那令人燥热的视线在他挺翘结实的臀部停留得更久一些。

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的10分钟过去了,乔云清收回视线,坐正的背脊靠回柔软的沙发,修长笔直的双腿微敞,很轻松惬意的一个姿势。

可惜他说的话就不令人轻松惬意了。

“过来,给我.舔。”慵懒柔软的声线,透出似有似无的暧昧。

李尉心里咯噔一声,按道理讲“舔”有很多层意思,但是放在即将进行和谐运动的两人之间,也就只剩下一个意思了。

等得久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悦,又说了一遍“过来”。

咬咬牙,李尉深呼吸几口气,不着片缕挪到乔云清身前,低垂的视线恰巧就落在男人微勃的腿间。

啧啧,这么快就进入状态,看起来挺健康的嘛,这可不像网上说的性.冷淡。李尉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珠子出神地集中在乔云清那抬头的下身上。

“需要我请你服务吗?李尉。”乔云清略带嘲讽的问话拉回李尉的神志。

抬头朝乔云清讪讪笑了一下,李尉吞了下口水,一副娴熟的态度说:“乔总说哪的话,为您服务不是应该的嘛。”

“我让你来不是听你的奉承。”

自己应下的炮,跪着也要打完。

………………(略)

有一小丢丢的肉,怕和谐还是不贴了,微博是完整的。微博ID同loft账号。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