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论如何让金主爽翻天 05

05 身娇体弱的金主大人哟~

李尉是在全身酸痛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尤其是屁股中间那块地儿,简直是难以言喻的酸爽。

他被乔云清紧实地搂在怀里,贴身的肌肤滑溜溜热乎乎的,在清凉的空调房里无疑跟盖着棉被一样舒服。

等等?热乎乎?

李尉一个激灵立马睁开眼,忍着腰间的酸痛爬起身,才看清楚目前的状况。

乔云清眉头紧蹙,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因为李尉的动作殷红的嘴唇还泄出几声不耐的闷哼,显然并不好受。

探手摸了摸乔云清的额头,果不其然是发烧了。

此时的乔云清只觉得浑身乏力,还有一股股热气不断从身体里冒出,烧的他难受,更别说耳边还有人“乔总、乔总”聒噪地喊着。

“……滚。别吵。”乔云清皱眉有气无力地说。

李尉无语地翻白眼,再次哀叹了一下自己包养生涯的不顺,扶着酸疼的腰起床去浴室简单洗漱下,再沾湿毛巾出来给乔云清擦身,他自个好久没发过烧,想着用湿毛巾大概能暂时降一下温。

毛巾刚触到乔云清额头就听他舒服地叹了一声,意识也开始慢慢回笼,等李尉给他全身擦过一遍(连小鸟也没漏掉),人也总算从高温昏沉的状态中醒来了。

“嘿,乔总,您还好不?”李尉满头大汗地问,为了防止乔云清发烧严重,他早把空调关了,擦完身子还用空调被将人牢牢盖严实。

乔云清闭眼又睁开,他喉咙干渴得厉害,声音也是嘶哑难听,“不好。给我水。”

李尉连忙给人倒了一杯水,把人扶起来靠在床头,顺手就要给人喂。

乔云清莫可名状地瞥了对方一眼,拿过水杯,仰头喝了个干干净净,等喉咙好了一点,才说:“再来一杯。”

李尉依言又给他倒了一杯,看着人再一口气喝完,不等人说就很自觉地续杯,不过这次乔云清只喝了一半就放在了床头柜上。

“乔总好点了吗?需要我送您去医院不?或者您这里有退烧药吗?”

“不用了,你回去吧。”乔云清摇摇头,一脸冷淡表情,恢复了一贯的淡然气质,哪还有半点昨晚的“热情如火”?

“嗯,好的。”见对方态度疏离,李尉也没那个兴趣热脸硬贴冷屁股,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房间,去楼下的洗手间穿回昨晚的衣服走人。

乔云清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提起劲打电话叫自己的家庭医生过来。

等他清理好自身,医生赵睿齐也刚好到来。

“明知道自己体质差,还敢吹一晚上的空调,乔大佬你也是心大啊。”赵睿齐给人打了一针退烧针后,无奈地说。

乔云清敛着眸,并不搭话。

赵睿齐早已见惯这童年好友的臭脾气,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虽然身体是弱了点,但是你平时也挺注意的啊,一年到头也不见得会发烧,说起来我这个家庭医生当起来跟没有一样,当然我也不是期望你多多生病,你不生病我还乐的清闲呢,反正工资照给,啊对了,我跟你说啊,你那……”

乔云清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一个抱枕扔到他脸上,“闭嘴。”

“哎呀你这人真是太没情调了,也就我能忍你的臭脾气,不是我说你啊,如果你肯改改,还愁不能脱单吗,阿姨也就不用整天招呼着我给你介绍男朋友了,你也就不再是可怜的单身狗了,说起来,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啊! ”

乔云清一个利落的擒拿手就将赵睿齐脸朝下按在沙发上了,寒着一张脸,“要么闭嘴,要么滚。”

赵睿齐哀哀地求饶,再三保证不再聒噪后才得以恢复自由。

“唉,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早知道幼儿园的时候我就不应该嘴贱去招惹你,谁想到你长得漂漂亮亮的,结果脾气就像那茅坑里的臭石头,又……啊啊啊啊我闭嘴我闭嘴!!!”

赵睿齐依旧没有逃过乔云清的“辣手摧花”。

话说李尉一回到自己的公寓,就倒头睡了个回笼觉,等再次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床头的手机响个不停。

“喂?梁哥有什么事吗?”

“哈哈你小子最近肯定走狗屎运了!盛景最近投资的一部武侠电影正在选角,其中一个配角点名要你,虽然内定了,但明天还是需要过来试镜走个过场。”经纪人梁哥难掩兴奋的声音透过手机清晰地传到李尉的耳中。

李尉愣着听了经纪人好长一段话,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同样有种被金元宝砸中脑袋的不真实感,“明天几点试镜?”

“上午九点半!记得早点起来啊,我过去接你!就这样,我这边还忙着呢,挂了。”

李尉坐在床上发了会呆,直到身体传来不适的感觉,才想起来自己还没认真清理过,他随手百度了一下男男事后清理程序,慢悠悠进了浴室。

紧接着,浴室传来李尉抓狂的大吼:“我操昨晚没带套!”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