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嘿那位壮士请留步

至爱强受,文笔小白,更新不定,万年傻白甜。

论如何让金主爽翻天07

李尉没料到会与乔云清这么快见面,先不说乔云清长着就是一张性冷淡的禁欲脸,单单是自己饱受创伤的菊花,也还没有做好进行下一轮激情碰撞的准备。


可是再怎么不合理,本着被包养的小情儿身份,李尉就不可能拒绝乔云清的要求。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李尉心怀惴惴地坐在沙发上,对面就是绷着一张脸的仿佛是一尊精致雕塑的乔云清,气氛莫名地尴尬。


乔云清散漫地靠在沙发上,定定地看了李尉几秒,带着几分考量,然后嘴唇动了动,问了一句:“你认为你今天上午的表现如何?”


李尉悄悄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还好不是又一句“把衣服脱了”,不过这个问题,显然就是要找茬了,他想了想,选了一个中性的评价,“我觉得还行。”


闻言,乔云清眉毛微挑,似乎没想到李尉还挺有自信,但也不妨碍他接下来的话:“李尉,我可以给你资源,不过我也希望你用的起这些资源。”


李尉不笨,自然听得出乔云清话中的意思:给不给资源是他的事,如果你不够好,那么就没必要浪费资源了。


啧啧。李尉想,果然是商人。


“谢谢乔总给的机会。”李尉摆上他的招牌笑脸,没等他接着说,就让乔云清皱着眉打断了。


“收起你的笑,很难看。”


哦,还是带刺的奸商。


李尉抽着嘴收敛了笑,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笑得难看了,既然金主这么要求了,那他就不笑呗。


“不知道乔总对我的表现有什么意见?”


“你的外形是符合人物形象的。”这一点乔云清是肯定的,只是——“你人物性格的表现能力勉勉强强。”


“乔总可以再详细点说吗?”李尉不解,他把剧本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难道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你演的是谁,年龄,性格,跟主角的关系。”


“武林盟主周烨鸣,35岁,严肃,沉稳,不苟言笑,是男主角的义兄,莫逆之交。”李尉如实回答了。


“为什么跟主角发生争执?”


“女主是反派内应的身份暴露被囚,男主怀疑周烨鸣泄密,于是跑来质问。”


“好,那么。”乔云清换了个姿势,喝了口水,“周烨鸣这样一个情绪内敛而且身居高位的人,你觉得他会让愤怒伤心的感情如此外露?”


“……”李尉恍然,之前他研究剧本并自我演练的时候是有感到一点不对劲,但是太过模糊让他摸不着头绪,也就放了下来,现在经乔云清这么一提醒,他就反应过来了。


人物性格他是琢磨到了,然而演出来的时候,太过了,周烨鸣身份地位年龄摆在那里,而且自持是男主的兄长,是不会让自己太过失态的。


乔云清点到即止,看李尉明白过来,就没有说下去了。


“谢谢乔总提醒。”李尉又想笑,突然想到乔云清说“难看”就默默扯下了要上扬的嘴角。


乔云清没有回话,又喝了大半杯水,才觉得喉咙中的燥热消退一些,他今早还有点低烧,想起今天有试镜,就顺便过来看看李尉的资质如何。


诚然如李尉所想,他是个商人,是商人就不会去做亏本的生意,尽管他跟李尉的包养关系是私底下的,但走后门给资源可是明面上谁都看得到的事情,自然不想因私事影响公司的效益。


结束了这段谈话,气氛又僵冷了下来,李尉仿佛有一只虫子在爬似的浑身不自在,跟金主纯聊天不打炮也就只有他了吧?


过了大概几分钟乔云清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看到如坐针毡的李尉,略带诧异问:“你还不走?”


李尉:“……”合着你不说话就是让人麻溜走人?


本着顾客是上帝,李尉僵着脸跟乔云清说了句“乔总再见”就起身打算离开。


“等等。”哪知乔云清又来了一句,“过来。”


李尉心里一个咯噔,不会还要打炮吧?


“乔总还有什么事吗?”


乔总从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很是霸道总裁范地递给李尉:“以后每次……我会定期转给你。”


李尉有点懵,“合约上不是一百万?”而且也结清了。


“你没有仔细看?”乔云清似乎意识到自己问得多余,很快就解释:“合约上写着,一晚,2万。”


进行着这种诡异的谈话,李尉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了,还有种犹在梦中的错觉。


见李尉没有收卡,乔云清就把它放在玻璃台面上,“我以为,你对这段关系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呵呵。”李尉干笑两声,“乔总放心,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现在挺晚了,我就不打扰乔总休息了,乔总晚安,再见。”说完转身就要走。


却被乔云清扯住了手腕,他回头,乔云清只是看向那张银行卡。


李尉便说:“等时间到了,乔总再给我吧。”


乔云清点点头,松了手。


TBC

干巴巴没营养的一章,演戏啊娱乐圈什么的纯属瞎扯,莫较真哈~乔总其实是个事业满分恋爱负分的家伙,所以尽管打了炮,但是恋爱进度目前还是为0,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我尽量缩短233333)

评论(4)

热度(28)